栏目导航
新闻中心
七分裤加慢跑鞋 杜丽手中没枪就是粉红女郎
时间:2021-10-08

  在方山基地的决赛馆外,记者正为找不到这次前来参加十运会热身赛的国家队队员发愁,突然江苏飞碟队队员王正喊了一句:“那不是杜丽吗,赶快去找她采访,机会难得啊!”记者顺着王正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却没有发现印象中杜丽的身影。

  “不就在那儿吗!”王正都为记者着急。最后,还是王正亲自把杜丽请到了面前,记者这才认了出来。

  记者有些尴尬,杜丽却大方地伸出手来。粉红色的卡通图案T恤、七分裤、慢跑鞋、双肩包,再加上扎得随意且俏皮的小辫,记者面前的杜丽实在和奥运会上一身“戎装”的形象相去甚远。在得知记者的这个想法后,杜丽的笑容中透出一丝得意,还故意问道:“哪边不一样?”

  刚和杜丽坐下来,就有一名前来观看比赛的观众跑过来,将手中一沓明信片摆到杜丽面前,“杜丽,签个名吧。”杜丽不敢怠慢,不好意思地向记者笑了笑,埋头开始一遍遍地签名。记者刚准备好的提问就这样被打断了。好不容易签完了,没说两句,又有一名观众上来要求签名,这次对方手中的明信片更多。记者干脆停下来看杜丽签名。杜丽的签名显然练过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十分熟练。有意思的是,身为射击运动员的杜丽连签名都是一把枪的形状,杜丽迷得到签名后也不由得啧啧称奇。前前后后,整个15分钟的采访4次被打断。

  这只是杜丽超旺人气的一个方面。以她夺得中国军团雅典奥运首金的功绩,再加上他姣好的面容和甜美的笑容,视她为偶像的人已超出了普通老百姓的范围。据悉,新任香港特首曾荫权就是杜丽的忠实拥趸。去年9月奥运金牌选手代表团访港时,时任香港政务司司长的曾荫权热切地要求和杜丽合影,并称杜丽是他的偶像。巧合的是,杜丽和他一样,都是来自山东济南。杜丽夺金的那天,他正在山东祭祖,和乡亲们一起看奥运,见到老乡杜丽拿金牌,曾荫权感到非常兴奋。

  去年雅典奥运会夺冠后,杜丽经过短暂休整又投入到紧张的训练比赛中。据杜丽介绍,从今年4月份开始,她基本上就是一周一赛,国内国外来回奔波,“所以这次虽说是十运会的热身赛,但对于我来说意义不大,我基本上是天天热身。这次过来主要是提前适应一下十运会的场馆。”

  结果,这一适应就让杜丽发现了自身的不适应。“这两天南京的天太热了,那个馆里又特别闷。好像是有空调,但我是站在里面那一侧,感觉不到什么。”杜丽说。在采访的同时,决赛馆内进行的正是杜丽参加的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。“我预赛的时候汗出得太多,决赛前的服装检查没有过关。”杜丽说着,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大腿,“就是这一块没通过。”据悉,步枪项目对服装的要求特别严格,不管天多热选手都要身着一身皮质的比赛专用服装,每次比赛前还要对服装分几块区域进行检测,指标达不到3.0的将被取消比赛资格。在这次热身赛的首日比赛中,同样身为奥运冠军的朱启南也受到了高温天气的影响,最终没有进入决赛。记者在决赛馆中转了一圈,明显感到闷热难当,观众们都在拼命地摇扇子。杜丽也是早有准备,随身带了一个粉红色卡通狗造型的微型电风扇,但显然在比赛中无异于杯水车薪。

  在十运会之前,杜丽在8月份还要参加射击世界杯总决赛。“比较起来,还是十运会更重要一些,毕竟关注的人多。”

  众所周知,枪对于射击运动员意味着什么,一把好枪无疑能让比赛中的发挥更为出色。经过了解,很多射击运动员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长期用一把枪。奥运会后,杜丽没有将伴随她夺冠的枪视为制胜的法宝,而是换了一把枪准备向更高的水准迈进。谈到这个话题,杜丽说:“在我看来,改变才是一种进步,如果老是同样的状态从心理上会感到疲惫。从2002年进国家队开始,我到现在为止总共换了有6到7把枪。有时候换枪能带来新的动力,而且原来那把在去年奥运会的时候就有些精度不准,现在的比赛对枪的要求又高,换枪是必须的。”

  在接受记者采访前,杜丽看到了坐在大厅内的中国射击队总教练王义夫,她随即来到了王义夫身边,弯下腰来亲密地交谈了几句。那情景,不像是队员请示教练,倒像是父亲叮嘱女儿。说起以前是队友现在是总教练的王义夫,杜丽一点也不拘谨,“王指导也是从运动员过来的,之前我们在一块训练,也是有说有笑的。现在他做了总教练,我们对他肯定比以前要尊重一些,但平时还是能开开玩笑。”虽然如此,但杜丽还是感到了王义夫的改变,“我觉得他比以前更注意形象了,以前都是一身运动服,现在穿得更正式了一点。总体感觉是他越来越有总教练的派头了。”实习生王进晨报记者林强国景正华

  在雅典奥运会结束后,远离训练馆的田亮体重有所增加,可绝对没有到需要减肥的地步。从今年2月份进入恢复性训练以来,体重也就成了田亮一直在关心的问题,怎样把体重降下来、恢复参加奥运会时的健美体形,也似乎成了他训练的一小部分。从英国回来在进入封闭训练前,田亮特意利用休息时间剪了头发,这让他看起来更干练了。当日前穿上游泳裤的时候,田亮在记者的镜头前显得很得意,因为他的体形又“缩水”到了“奥运版”。

  无论是2月份在省跳水馆里训练,还是去清华大学游泳馆训练,在训练间歇时,田亮常常会偷偷捏一捏自己的肚皮。此间曾有媒体报道称:“久疏训练,田亮显胖。”对此,田亮并没有说些什么,而其队友则跟记者解释说:“训练一加量,那肉就没了,这个变化是很快的。”在去成都参加十运会跳水预赛时,田亮的体重就比去年时降下去不少,但他当时说等到十运会时会降得更多。

  当日前田亮站到训练跳板上时,他明显变得轻盈了许多。在做常规的板上伸展训练时,他腹直肌和腹外斜肌的线条异常明显。旁边的一队员跟记者开玩笑说:“肌肉男吧?哈哈,这减肥效果应该比减肥广告还好。”崔岸洁

  进取之心是我们每个人一生用之不尽的财富,是我们的生命之轮能够劈浪前进的动力。飘柔全新品牌理念———点燃你我进取心,帮助我们发现潜藏的进取心,当进取心被激活,每个人爆发的潜力都是惊人的!———“蛙后”罗雪娟第一个广告语。

  在雅典奥运会之后,罗雪娟终于接拍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商业广告,代言的是洗发水品牌。很阳光,很幽雅。

  12岁就开始自己游泳生涯的罗雪娟此前曾公开表示,在没有获得奥运冠军之前,不会接拍任何广告,但是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后,罗雪娟此前的“誓言”失效了,因为在雅典罗雪娟获得了自己的第一块奥运会金牌。“早就有很多的商家找罗雪娟拍广告,以前考虑训练等多方面的因素,我们没有接受。现在拍这个广告,我觉得也很正常。一方面说明了商家对罗的认可,另一方面这也是对中国游泳的一个认可。”罗雪娟的教练说。而罗雪娟拍这样一个广告,也是对她自己“奥运会夺金牌才拍广告”诺言的兑现。

  在赛场上威风八面的罗雪娟完全没想到广告的拍摄是如此复杂。“每天泡在水里的时间都大大超过了平时训练的时间。为了30秒的广告,我游了大约50个小时,”罗雪娟坦言拍摄广告比训练还辛苦。不过最让罗雪娟不太适应的并不是长时间浸在水里,而是广告导演力求完美的要求:“训练的时候我一个人完成了教练的要求就可以了。但是广告拍摄不同,为了拍出最好的画面,所有工作人员都不厌其烦,精益求精,有一点不满意都要重来。”

  对于首次代言广告,罗雪娟说:“是有很多品牌邀请我做代言人,但我毕竟是一个专业运动员,我的重心还在运动事业上。这次找我代言的是我熟悉的品牌,我比较放心,所以就有了今天我和他们的合作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罗雪娟的这条广告其实早就拍好了,只是迟迟没有推出。由于一个星期后罗雪娟就要出征世界游泳锦标赛了,商家在这个时候推出这样的广告可能也是想借这样的机会扩大影响。而罗雪娟希望借广告激励自己夺取世锦赛的金牌。

  对于自己的世锦赛目标,罗雪娟说:“我近来的身体状态不错,没有不舒服的感觉。再说运动员就是应该战胜困难,取得胜利的,我的伤病还没到影响比赛和训练的地步。到了比赛场上,我就是想去拼金牌!只要我尽力了,即使输了也没有关系,因为下次,我还会赢回来的!这次去蒙特利尔,我希望能够拿下100米蛙泳的冠军。”与此同时,50米蛙泳比赛也是罗雪娟的冲金项目。罗雪娟说:“只要我参加比赛,肯定就是想拿冠军,但我也会尊重每一个对手。”